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章

作者:轻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涂筱柠今天特别开心又特别不开心。

    开心是因为凌惟依要跟齐郁结婚了,不开心的是他们双方家长再次见面,齐家磨不过齐郁以绝食的无声抗议,看他那痛苦如行尸走肉的样子,最终妥协,同意他辞职跟着凌父回老家做生意,凌惟依浪荡了这么多年,为了爱情终于要回去继承家业了。

    所以最后到散场,涂筱柠都在嘟哝,“凌惟依回了老家我以后就没有人耍了。”

    纪昱恒牵着她在地下车库走着,“青春逝去,岁月珍重,各奔东西,莫问前程。”

    涂筱柠依偎着他,“真的替她开心,他们有情人能终成眷属,我这个从头到尾的见证人也着实欣慰。”

    齐郁当年是她们金融系最好看的男生,两个班又是邻居,一直一起上下课,班主任都是同一个,大一开学第一天两个班坐在一起自我介绍,齐郁一上台女生们眼睛都看直了,那画面恍如隔世。

    帅气阳光的齐郁站在讲台,明眸皓齿,笑容灿烂,他说,“大家好,我叫齐郁,齐是整齐的齐,郁是郁金香的郁。”

    涂筱柠当时还在闷头偷看言情小说,凌惟依突然推她。

    “啊?”当时她也是跟凌惟依第一次见面,只知道是上下铺,还没那么熟,但莫名其妙就坐在一起凑了搭档。

    凌惟依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能说话的人只有她,她小声问,“你觉得,这个齐郁长得怎么样?”

    涂筱柠那天忘戴了隐形眼镜,她抬头看看讲台,有点看不清,就眯了眯眼,大概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又白白的轮廓,“额,还行。”

    凌惟依又低声告诉她,“他是我们系的系草。”

    她一愣,“啊?今天不是才开学第一天?系草都有了?”

    凌惟依点头,“我们这种本三学院其他不行,评这些东西最快最积极了。”

    涂筱柠又仔细看看讲台上那身影,这没戴眼镜她模模糊糊看不清脸啊操!

    过了一会儿就轮到她们班自我介绍了,凌惟依在涂筱柠前面一个,她站上讲台倒也落落大方。

    “大家好,我叫凌惟依,对,就是《天龙八部》里段誉的绝招‘凌波微步’那个凌,惟依不是王力宏的那首《唯一》那个唯一哦,而是惟妙惟肖的惟,依依不舍的依。”

    台下瞬时笑声不断,她也甜甜一笑百媚生。

    可上一秒还是仙女,下一秒就又破功了,“我是c市本地人,如果你们有谁是外地的,可以找我带你们去玩,保证不会被坑的!”

    涂筱柠在台下扶额,暗自吐槽她非要再加一句废话干嘛,本来是个女神,一下跌下神坛回归女神经。

    可这个女神经就这么跌入了坐在最后的齐郁眼里,自我介绍结束后大家回宿舍,涂筱柠跟凌惟依走在人群最后,突然有人唤,“凌波微步?”

    两人回眸,看到了高挑的齐郁,涂筱柠这下看清了,瞬间周董上身,“哎哟~不错哦。”

    齐郁视线一直落在凌惟依身上,“hi.”

    凌惟依也望着他,“hi.”

    齐郁又露出好看的笑,“我是g市的来自外地,所以,你可以带我去玩吗?我怕被坑。”

    凌惟依噗嗤一笑,眸若星辰,“好呀。”

    涂筱柠当时像个二愣子站在一旁,看看他再看看她,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电灯泡,便知趣地说了一句,“你俩聊,我先回宿舍了啊。”

    然而没人理她,她被无视得很彻底,再后来就是凌惟依直到宿舍熄灯前才回来,有些兴奋又有些害羞地告诉她。

    “涂筱柠,齐郁向我表白了。”

    直到现在涂筱柠都觉得这两人牛逼,大学开学第一天就看对了眼表白牵手成功,一步到位速战速决。

    思绪重回现在,涂筱柠感叹着又去晃纪昱恒,“老公啊,你要是在我们大学多好啊!我当时也不至于开学第一天就被他俩撒狗粮,我就可以反过来撒他们了!”

    纪昱恒揉揉她头发,“好,我的错。”

    “现在他们又在一起了,这次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真好啊。”

    纪昱恒陪她脚步缓慢,“你们这样的友情也很让人羡慕。”

    涂筱柠看看他,抱紧他的手臂,“唯愿一生知己二三,一人久伴,足矣。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很满足。”顿了顿又补充,“不对,还差一样。”

    纪昱恒低头对上她的笑眼,她又说,“再有个孩子就此生圆满了。”

    纪昱恒这次收紧她的腰,他目光如炬,“年底就安排上。”

    涂筱柠惊喜,“真的?”

    “嗯。”

    她开心地跳到他身上,“那你要开始戒烟戒酒!”

    “好。”

    “不许再熬夜,要早睡!”

    “好。”

    “不能再那么辛苦,减少应酬!”

    “好。”

    “啵啵啵~”

    两人腻歪着走到纪昱恒的车旁,涂筱柠打开副驾驶的门,“我车停地上了,蹭你车上去。”

    纪昱恒也拉开驾驶座的门,“停哪儿了?”

    “有点偏,一会儿我给你指路。”涂筱柠说着一屁股坐进他车里。

    纪昱恒正要上车却停了一下,蓦然站直朝四周环视了一下。

    涂筱柠拉着安全带探头,“怎么了?”

    纪昱恒又伫立了一会儿才上车,“没事。”

    “神神秘秘。”涂筱柠说着又去拉安全带,又说,“你这安全带怎么不好拉啊?”

    纪昱恒凑过去帮她看,她就得逞地偷袭,亲吻在他唇上。

    纪昱恒倾着身,靠她极近,她胸口在微微起伏,这个姿势看就像被他困在了身下,她偷亲了一下还不够,又抬下巴凑上去要偷袭第二次。

    这次纪昱恒没能让她得逞,他脸一侧让了让。

    涂筱柠不开心了,“你……”

    她没能把话完整说完,就落下了他的狂风暴雨,唇上有火,即使轻轻点落也像燃了起来,她被他噙着唇,攻势凶猛,涂筱柠双手纠缠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就差要挂他身上,呼吸和唇舌一样急切。

    狭小的车身内很快就被急促的喘息和暧昧的空气充斥,催人欲醉,渐要沉迷,涂筱柠的脸也在热气的沾染下变得红馥馥的。

    直到外面有车鸣笛,两人才似梦初觉。

    纪昱恒半个身子还覆在她身上,在粗重呼吸,涂筱柠不比他好到哪儿去。

    他衬衫都被自己揉乱了,她的也是,领口半敞,锁骨上有他残留的印记。

    他托住她下巴,顺着这个姿势又吻了一会儿她,感受着此刻的静谧与愉悦,最后又逗弄舔吮一下她舌根才抽离。

    涂筱柠抱着他不肯放,他将她凌乱的衣服拉拉好,低声说,“好了,回家。”

    她表情有点小贼,“可是老公,你不觉得在车里,很刺激?”

    他笑,“想在车里?”

    她掐他,他按住她手坐好,又变成正人君子了,“知道了,下次找个机会。”

    涂筱柠脸上的余热还未散去,又被他弄烫了,拍他一下催促,“快发动,我还要拿车呢。”

    纪昱恒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才发动了车。

    待车离去,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的角落里慢慢走了出来,元娇一脸阴沉的站在原地,手上捏着的手机里全是刚刚偷拍到的照片。

    蓦的,她的唇角突然扯出一丝冷凝诡笑,黑暗中令人不寒而栗。

    第二天上班,涂筱柠踏进单位感觉大家都在看她,似在对她指指点点,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怪异。

    她被看得浑身不舒服,等电梯的时候刚要跟几个关系还不错的柜员打招呼,她们看到她却立刻掉头离开了,唯恐跟她有交集。

    一切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她蹙着眉像往常一样到楼上办公室。

    赵方刚和许逢生正站在一起说着什么,看到她两人就停止了交谈,视线落在她身上,两人的眼神竟然是从未有过的陌生,尤其赵方刚,神色复杂,仿佛夹杂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失望。

    涂筱柠默默走到自己座位,将包放好。

    办公室鸦雀无声,仿佛到达了一个冰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让涂筱柠难受压抑得很。

    “到底怎么了?”她没能忍住,注视着他们问。

    赵方刚张了张口,叹出气,“小涂,你,你有没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

    涂筱柠怔忡,“什么意思?”

    许逢生眼神也躲躲闪闪,他几次想言又止,最后说,“你自己去内网论坛看吧。”

    涂筱柠立刻打开电脑登上内网,首页有个登顶标红的帖子——所谓男神

    点开,下面附了好几张照片,竟是自己昨晚和纪昱恒在车内的接吻照。

    两人姿势亲密,紧抱交缠,热烈激吻,各种角度,两人均露了脸,画面无比清晰。

    下面的一条条的匿名评论不堪入目。

    ——

    涂筱柠这朵白莲花不仅勾引客户,还把心思动到了上司头上!

    恶心,插足有未婚妻上司的贱人小三!dr之耻。

    难怪一到新部门就能这么快转正上位,唐羽卉、饶静、元娇,他们部门除她的女人先后离职不是没有原因的,能把所有女同事挤走,这手段真是细思极恐,高人高人!厉害厉害!

    ……

    她脑子里“嘣——”地一声,有一根弦断了,然后所有的弦都跟着崩开了,眼皮在狂跳,手也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

    急促的手机铃声蓦然想响起,是人资部的李总,他声音很高非常生气。

    “涂筱柠!你给我立马到分行人资来!”

    涂筱柠呆坐在座位上,一时竟挪不动脚步,手机再次响起,这次是纪昱恒的电话。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更咽了,他显然也已经知道了,口气却依旧沉着冷静。

    “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别轻举妄动。”

    涂筱柠紧握手机,“你……”

    “我说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涂筱柠咬唇,可他们确实触犯了行里的规定,不是没有料到会有今天,可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一切快得她都来不及接受。

    “我现在已经到了分行,你等我。”

    她再要开口他已经挂了。

    涂筱柠顿时像被抽走了力气,变得空空虚虚,飘飘荡荡,心里也乱的很,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终究还是保不住了。

    她想跟赵方刚他们说些什么可又无所适从,这样的曝光方式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何况一直把她当妹妹的他们,他们大概也觉得气氛太压抑,去了会儿吸烟室。

    她趴在桌上等待着最终审判,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的电话一直未再来,她的心也越来越沉。

    过了会儿赵方刚跟许逢生回来了,赵方刚叹着气似也没了干活的心思,漫无目的地刷着内网,耳边仿佛都是他摆弄鼠标的声音,突然他蹦出一句,“卧槽!”

    许逢生被吓得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赵方刚无暇搭理他,呆看电脑再呆看涂筱柠位置所在的方向,反复了几次,“涂,涂筱柠,涂筱柠你!”

    他的电脑桌面还停留在刚刚刷看的页面,许逢生凑了过去,内网论坛有人最新发了一条帖,没有主题,只甩了一张照片,许逢生仔细一看,“卧槽!”

    那照片是张结婚证,男方姓名:纪昱恒,女方姓名:涂筱柠,登记日期比他来部门的时间还早!

    涂筱柠还消沉着,赵方刚的惊诧声响彻在整间办公室。

    “老大跟你结婚了?!”

    然后他又跟许逢生互看一眼,两人异口同声,“你俩隐婚?!!”

    涂筱柠如梦方醒,立刻挪动鼠标再去看内网,那条新置顶的帖子里醒目地挂着她跟纪昱恒的结婚证。

    她浑身僵滞,手像黏在了鼠标上,时间仿佛静止,赵方刚和许逢生同时走过来,在她耳边叽叽呱呱说着什么,她却如同笼罩上了一层屏障,一个字都没听清,视线牢牢锁在发帖人名称那栏。

    不似其他人的匿名,而是夺目的标红字体:纪昱恒,旁边还有系统括号标注的提示:首次登陆。

    他竟然,竟然直接在内网论坛公布了他们的结婚证,在全行公示他们的关系。

    涂筱柠望着电脑屏幕里熟悉的证件照,突然就明白了,原来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所有准备,现在这样毫不保留地将他们的夫妻关系袒露在众人面前,想必他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

    耳边不断回响着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涂筱柠潸然泪下。

    这一刻她什么都懂了。

    他们隐婚的事几乎是飞速轰动了整个dr,直接惊动总行高层。夫妻同岗,还是上下级,二人明知故犯,蓄意隐瞒,藐视行规,条条触犯,理当双开,但纪昱恒的业绩与能力实在过于出众,加之涂筱柠刚营销成功vg属优秀新人,总行还是决定立刻成立调查小组深了解情况再对二人进行处罚。

    当天纪昱恒被大行长叫进办公室。

    “这件事你连我都瞒!纪昱恒你!你真是糊涂啊!”领导看到他就愠怒地敲桌子,“金融从业人员,家属回避政策,防止利用职权徇私舞弊,你倒好,单位回避,部门回避,岗位回避,条条给我触碰违规!所有的家属排查你们俩填写资料的时候都是故意并且强行隐瞒,你自己本身就是银监出身不会不知道这条对你日后的前途会有多大影响!现在全行都在传你假公济私,利用职权帮助涂筱柠转正!”

    纪昱恒腰杆挺直,“我知道,我犯的错我定会承担。但我有没有滥用职权,一查便知,涂筱柠怎么转的正,老大,您很清楚,她在我手底这么久,除了人均分配的政府纯存款,我连客户都没多给她,部门里其他人,哪一个我待他们不如她上心?”

    “可你触犯了行规是真,就算你们两人工作上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可这白纸黑字的规定,行里若不处置以后还怎么给其他员工树威信?谁都可以藐视违反了!”领导又看看他,“总行如此看好你,你有大好的前途和机会,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犯这种低级错误,你一向精明的一个人在这件事上居然给我犯浑!糊涂啊糊涂!”领导痛心疾首,缓了缓又道,“总行现在是成立了专项小组对你俩进行彻查,调查的过程中我会亲自出面跟总行沟通,你我会尽全力保住,但是涂筱柠是肯定要杀鸡儆猴的,她这次必须得走!”

    纪昱恒闻言却沉眸,“不行。”

    领导蹙眉,“什么?”

    纪昱恒语气坚定,“她不能走,这里还有她的梦。”

    “你!”领导指着他又要发火,纪昱恒索性就给他浇了一把油。

    “我走。”

    领导捂胸口,血压狂飙,手指上下抖动,“你你你!纪昱恒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最终总行深入调查后的结果是纪昱恒和涂筱柠虽为夫妻关系,但在工作上不存在任何利益往来输送,涂筱柠的所有业绩和转正皆为自己努力所获回报,但即便如此二人终究是触犯了行里明文规定,强行隐瞒了婚姻事实,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念二人均为行里做过重大贡献,最终决定两人不可再同时留在dr,必须得有一人离职。

    调查结果公示在全行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走的人会是涂筱柠,但最后离开的却是纪昱恒,这又让众人大跌眼镜。

    就这样纪昱恒又在同业内大火了一把,在夫妻隐婚曝光后,他的一切行为堪称教科书式典范,不仅自证清白让谣言不攻自破,堵住了悠悠众口,并且自己主动离职揽下所有责任,以此保住了老婆的工作,让他这个护犊领导又被安上了一个护妻狂魔的称号,同时他跟涂筱柠的职场夫妻、神仙眷侣也自此在业界成为神话,传颂经久。

    真相大白后,尤其赵方刚差点给涂筱柠跪了,“小涂,你跟老大也隐藏太深了!把哥骗得好苦啊,我平常跟你说的那些你是不是都告诉老大了?”

    涂筱柠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也没有,只是选择性地跟他说一些。”

    “那不还是说了?难怪我经常莫名其妙地被老大死亡凝视。”赵方刚欲哭无泪,他平常一直是部门小道消息第一人,却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人世间最惨的就是我拿你当妹妹你却暗地里做我大嫂当间谍。原来老大什么都知道,小涂啊,你不仅瞒我还毁我的一世英名啊!”

    与世无争的许逢生则像逃过一劫感叹,“所以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以后不要随便在背后讨论领导,安分守己才是王道啊。”他边说边看向涂筱柠,“是吧大嫂?”

    涂筱柠:“……”

    赵方刚:“???!!!”

    很久之后涂筱柠问纪昱恒,“为了我你放弃了自己的前途,后悔吗?”

    他只说,“有你,在哪儿都是前途,我当日为你而来,如今也为你而走,一切皆我本愿,无怨也无悔,职场之路仅能护你于此,现在终可放手让你一搏,但人生之路且长,你我执手,仍将砥砺前行。”

    涂筱柠握紧他的手,将自己深深埋进他怀中,无需再问,此刻她已读懂他的心……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我是垂眉摆渡翁,独独缄言偏爱侬。

    纪昱恒,此生有幸,你是我良人。

    作者有话要说: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我是垂眉摆渡翁,独独缄言偏爱侬。

    ——摘自抖音(原版出自哪里我真的没搜到,捂脸)

    到此正文完结,这本书涵盖了太多,有爱情,亲情和友情,是我自来到晋江写的最长的一本文了,算是个全新的突破。接下来就是番外,职场后续在番外第一章 交代,还有就是你们心心念念以男主为视角,纪总年少到成年那些不为人知的事……之后就是饶静和赵方刚的故事。因为涉及榜单,番外开始不再双更每天只更一章,但仍会日更至全文完结,还望大家理解。

    下一本写的是《小浓情》,也是现实向,同样全文存稿后再开,纪总和小涂是重要配角,会沿着这本的时间线往后写,期待这本能与大家再见。

    最后,涂筱柠也许像刚入社会的你和我,她不完美,有缺点,也不出众,曾对生活渺茫,对未来困惑,但她也在慢慢努力,也唯有努力,最终见到属于她的那片阳光。人生的前方总是充满了未知,有阳光也有荆棘,但不管路有多难,祝你们都能在这趟人生旅途、茫茫人海中遇到自己的良人,相互扶持,携手并进,砥砺前行。

    如果你也曾对生活止步不前,对职场迷茫徘徊,对明天不知何去何从,希望此文可以让你重拾信心,努力向前,这就是我写这本文的初衷。——2020年5月17日,轻黯存稿时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