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0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全文完)

作者:柴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马车上,尹桃一直凝神,沈啸问她:“你在想什么?”

    “你把地图拿出来再给我看一眼!”尹桃说。

    沈啸将地图从怀里掏出来在她面前展开,尹桃盯着地图看了很久才开口:“你还记得金银岛的地图吗?”

    “记得!”沈啸怎么能不记得呢?东海海域的岛屿已经被他给翻遍了,但是也没找到跟地图上有丝毫相似的岛屿。

    他眉头一挑,也将目光落到地图上。

    看了片刻,两人转头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个儿的猜测!

    沈啸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金银岛……

    金银岛……

    他们被一个岛字给障了目!

    逍遥阁的地图赫然就是金银岛宝藏图的一部分,还是核心的一部分。

    “回去!”沈啸吩咐车夫。

    马车掉头,尹桃挑开窗帘看不远处的山峰,越看越像地图上画的山峰。

    谁说的岛一定是在海中央的?

    两人回到逍遥阁的时候,已经成为废墟的逍遥阁地上已经看不到尸体了,不过整片土地是黑褐色的,这是被血染,被火烧的结果。

    天光大亮之后再仔细对比山上的风景和宝图上所画……更清晰了,夫妻二人都能确定逍遥阁的所在之地就是金银岛。

    “派人来勘测一番就好了!”沈啸道。

    尹桃颔首。

    既然又上了山,没有道理不去见一见司徒忘。

    尹桃抓了一个士兵问司徒忘的行踪,士兵说不清楚,沈啸叫来了负责此事的将领,将领发话下去,很快就有人来报,说他看到司徒忘进了一处桃林。“……真是稀奇,这都冬日了,那桃林竟是开繁了的。”

    有士兵带路,两人找到了桃林。

    这是另外一处山峰。

    桃林深处有亭台楼阁,尹桃挥退了士兵,她跟沈啸往桃林深处走去。

    司徒忘盘腿坐在桃林深处,他背对着他们。

    在他的身边,有一颗起码要八九个成年男人才能围住的超大桃树,这株桃树树冠如华盖,遮挡了天空。

    远远看去,若一团粉色的巨云悬在虚空之中,美极了。

    浓郁的香味令人心醉,但……

    尹桃忽然色变。

    她冲了过去,手刚触碰到司徒忘的肩膀他整个人就软倒在尹桃的怀中。

    他的手腕血糊糊的,身下土是湿润的,猩红的,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

    “爹……”心中一酸,眼泪顺着尹桃的眼角就流淌了下来,滴在司徒忘的脸上。

    司徒忘的眼珠子动了动,他睁开眼睛,虚弱地笑了,灰蒙蒙的眸子里裂开一条缝,溢出了些许欢喜的光。

    “桃……桃……儿。”

    “你……叫……”

    “爹!”尹桃哭了。

    “爹我会治好你的!”

    异能缠上司徒忘的手腕,他的手腕顿时止血了。

    司徒忘在她怀里摇头,他贪婪地看着尹桃:“你终于叫我爹了,真好……我没有遗憾了!”

    “桃儿,别在我身上浪费你的力量!”

    “我罪孽深重,早就该死了。”

    “能活到现在,所有的时间都是用别人的命堆砌起来的!”

    “你知道这片桃林为什么会四季常开么?”

    “因为这片林子是用人命滋养的……”

    “而我……是主要的凶手之一!”

    “你跟沈啸好好的……”

    “看得出来,沈啸很珍惜你,我也能放心……”

    “桃儿,你让我……让爹体体面面地去,等爹去了,你把爹埋在这株桃树下,这株桃树……是你爹出生以后你奶奶亲手种的。

    她一直想要个如桃花儿般娇艳的女儿,不曾想却生了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后来,她就种了一株桃树,希望有一天,她能有一个如桃般香甜的孙女儿……”司徒忘陷入了回忆总,唇角勾着温柔的笑。

    尹桃的眼泪汹涌不绝,她紧紧地搂着司徒忘,她不知道司徒忘用了什么方法,她的异能竟也无法阻止他的生机流逝。

    最多只能延缓延缓罢了。

    “桃儿,你不要伤心!”司徒忘艰难地抬起手,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

    “在我知道我大哥打了你的主意的时候,就服用了秘药……神仙难救。”

    “别哭。”

    “别……哭……”

    “今生能有一个女儿,已经是老天给我的惊喜了!”

    “我这种人,肯定是没有来世的,但……我真的很高兴……高……”司徒忘的手重重地垂了下来,他的眼睛失去了光彩,缓缓闭上。

    而他的唇角。

    带着笑。

    “爹!”尹桃泪如雨下。

    沈啸站在一旁,等她哭够了才将她搀扶起来,抱着她一下下地拍着她的脊背。

    “他走得很开心!”

    尹桃点头,是啊,她能感受到他的开心,真的是奇怪,明明她跟司徒忘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可她就是心疼。

    得知赵氏可能死了她的内心一点儿波澜都没有。

    沈啸道:“司徒赟失踪,他的年岁司徒赟一定知道,所以,他要用自己的死亡,来终结逍遥阁,让逍遥阁的秘密随他烟消云散。”

    “至于司徒赟,爹没有特别交代,就说明他肯定不知道逍遥阁的核心秘密。”

    “所以,他老人家,是用生命给逍遥阁画一个完整的句号,破碎某些人对长生不好的奢望。”

    “我想亲手埋葬他!”尹桃道。

    沈啸颔首:“我们一起!”

    “他也是我爹!”

    司徒忘被两人葬在了那颗桃树下。

    没有立墓碑,尹桃觉得司徒忘一定是不愿意留下自己的名讳。

    他有他的骄傲。

    “爹,桃儿就是我的宝贝,今后,我会代你把你的那份疼爱也给她……”把她捧在手心,给她所有的爱。

    他是她可以依靠的靠山。

    是她的丈夫。

    人的一生有很长。

    又十分的短暂。

    司徒忘跟司徒炎都活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们都忘了自己的年纪。

    可是司徒忘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是死前那一刻。

    他听到了桃儿叫他一声“爹!”

    他漫长的一生,因为这一声‘爹’而变得有了丝颜色。

    前头不知多少时间的生命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唯独生命最后的一刻,绽放了无尽的光华。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可他还活着。

    他活在……桃儿的心里。

    ……

    三年之后,尹桃又生了一对龙凤胎,其中的小妹妹取名为‘沈窈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