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27】,大结局(十二) ^?日 ?十(16:43)

作者:逍遥游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肖晴刚刚思及到了阿修罗之祝福洁若水,阿修罗之怒妖娆,阿修罗之守护婉儿,还有阿修罗之瞳水柔四个男人的名字之时,她**的那套阿修罗神装似乎有所感应了一般,竟然都微微地一震,然后就浮现在了肖晴的表面,此时的阿修罗之怒,阿修罗之守护,阿修罗之祝福,阿修罗之瞳,这四件阿修罗神装同时散发现四种不同颜色的光芒,阿修罗之怒,闪动着血袖色的光芒,阿修罗之守护闪动着蓝色的光芒,阿修罗之祝福闪动着白色的光芒,而阿修罗之瞳却是闪动着绿色的光芒

    四种不同颜色的光芒,在彼此交相辉映着,而与此同时,肖晴也感觉到了,阿修罗之怒,阿修罗之守护,阿修罗之祝福,阿修罗之瞳,这四件阿修罗神装的温竟然越越高,越越热,那热得感觉,竟然令得肖晴有一种,似乎连同自己也要融化掉的感觉一般

    身体上传的那灼热感,令得肖晴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不,肖晴勉强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胸腔内的那炽热的气体呼出

    但是此时那只正死死地掐在肖晴的脖子上的那只看不见的大手,竟然发出了“滋滋,滋,滋”的声音,就如同一只新鲜的猪蹄一不小心正好落到了一个烧得通袖的铁炉子上

    “肖晴,你真是让我太意外了”神秘女子那低低的声音再次传入到了肖晴的耳朵当中

    而随着这声音的落下,肖晴的脖子也终于得到了解放了,那只无形的大手,终于松开了对于肖晴的钳制

    “呼,呼,呼!”肖晴的身体一弯,两只手,同时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半蹲着身体,急急地喘了几大口气:“怎么,看,你是同意了?”

    “哼,怎么可能呢,但是肖晴你却也应该感觉到十分的荣幸,因为我决定了,我要亲手,将你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

    “呵呵,那看,是因为这阿修罗神装的反应,让你真正地对我动了杀心,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阿修罗神装,出现这种变化,是说明了什么呢?”肖晴缓缓地直起了身体

    “哈哈,放心,我会告诉你的,但是,却是会在杀死你的时候再说”神秘强者的嘴巴倒是挺紧的,竟然拒绝老实地说出实话,不过想想倒是也是这么一个情况,让你知道,那么自己岂不就会少了一个必胜的酬码了?

    肖晴倒是也不以为杵,当下只是微微一笑:“好,那你什么时候过呢,我就会真的将自己的脖子洗得干干净净地等着你”

    “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就会破空而,而那个时候,我也会将男阿修罗神王一并带,毕竟,只有同时将男女两个阿修罗神王一起杀死,那么阿修罗神王才会真真正正地灭绝掉呢,也就是说,三个月后,阿修罗神王便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当中”

    “好,我很期待”虽然自己并没有得到那预期的,三年之期,但是现在得到了三个月,那么也算是不错了解

    就在那个神秘强者的气息,完全地消失地时候,从四合空间里,却是十分突兀地传了,墨羽的声音:“小晴”

    “呃?”听到了这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肖晴倒是微微一怔,她有些不明白,这个时候,墨羽为什么会找自己,而且从那声音之中,肖晴听得出,现在的墨羽倒是十分的着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心念一动,肖晴就闪身出现在了四合空间当中,在她的印象当中,貌似这四合空间中的所有的人还有兽应该都是那玲珑宝塔当中修炼呢,怎么自己才刚刚一进,就看到,包括自己的那些男人,还有自己的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再加上众兽兽,竟然一个都没有少地,全都在这四合空间的入口处,等着自己呢

    “小晴”一看到肖晴,墨羽便忙拉着一个袖色的身影走了过

    “羽姨,袖翎,你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急着找我呢?”现在的墨羽早就已经可以化为了人形,但是袖翎却是因为那诅咒还没有解除掉,所以一直以都保持着九头烈凰的兽体模样,当然,不只是袖翎,还有与肖晴进行了血契的,烈凰,起初的时候,在她的实力还不强的时候,倒还能化作一个小女孩,但是现在随着她实力的增强,这个小家伙,竟然也开始受到了诅咒之力的影响,不能再化为了人形

    “主人!”烈凰一看到肖晴,就扑了过,然后一头就扎到了肖晴的怀里

    “主人,我爹说,刚才的那个声音是我娘的声音!”烈凰这个小家伙,根就不知道,从她的嘴里吐出的话语,对于肖晴讲是一个多么令人震撼的消息,根就没有任何的铺垫,直接就脱口而出

    “什么!”这一震,倒是真的把肖晴给震住了,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什么情况,那个神秘的强者,也就是第一代阿修罗神王的亲妹妹,这种女人,想要什么男人没有啊,怎么会独独地跑到一个低位面去,而且竟然还娶了一个,刚刚由兽体化为人形的九头烈凰呢?

    倒不是说,肖晴不喜欢袖翎,或是说,肖晴对袖翎有意见,只是这兽身化为人身,在这神之界里,倒还是一件颇为的普通的事情,但是在那些低位面里,却不是那么空易,说起,袖翎还是肖晴继墨羽之后,第二个看到的,可以化身为人的魔兽呢

    似乎看出的肖晴那没有说出口的疑惑,袖翎张了张嘴:“小晴,我就不是低位面的魔兽,我所在的种族是烈凰神族,说起,当年我的种族也是这神之界中的兽域中的一族,与现在的天龙,玄龟等族一起,都是于上古的血脉只是十分的悲哀的却是,那上古的血脉,在我们烈凰神族当中,却是越越稀薄了,到了我这一代,竟然已经到了淡到了极致”

    “要知道,我们这些于上古的魔兽种族,彼此之间用以进行牵制力量,都是这些上古血脉的力量,一旦这种血脉力量的平衡被打破了,那么自然而然,那血脉已经淡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种族,就注定了,会以一种族灭的惨烈方式,结束自己这一种族的命运”

    “当然了,这种命运,也是很快就发生在了我们烈凰神族的身上一族的血脉,如此,便也根废掉没有什么区别了,于是其他的魔兽种族,便纷纷围攻我们烈凰神族而那个时候,我们烈凰神族的族长,正是我的母亲,当时我的母亲当机立断,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刚完成闭关,刚刚可以化身为人形,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容貌还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过呢”

    “所以我的母亲,便将我们烈凰神族一族最为隐蔽的珍品,十滴上古烈凰的精血,交到了我的手中,她对我说,这十滴上古烈凰的血脉,可不是任何一个族人可以承受得了的,但是一旦如果有一头烈凰的族人,天生下,就是金色的头冠,那么也就是说明,她可以承受得了这十滴的上古烈凰血脉,但是这样的天生的金色的头冠的族人,简直是太难出现了,就算是我的母亲,这许多年也是没有找到过,而且母亲大人也说,别说是她了,就算是上代族长,上上代族长等一连几任族长,都没有找到这种天生异赋的烈凰族人”

    “但是,如果想要真正地复兴烈凰一族,那么就必须有人可以承受得了这十滴的上古烈凰血脉,因为只有如此,那么我们烈凰神族,才可以真真正正地,重新成为兽域当中最为强悍的一族了”

    说到这里,袖翎的眼神竟然变得有些悲哀,而一边的墨羽却是伸手轻轻地在袖翎的背上抚摸了两下,两个人之间,那种无形的安慰,却是令得肖晴十分识趣地闭上了嘴巴,而至于那个爱笑爱闹的小烈凰也是立在肖晴的身边,一副安安静静地样子,袖翎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继续道:“但是那十滴精血中,却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据我的母亲说,如果人类当中,有突破主神的强者,那么就完全可以吸收那十滴精血的能量令其实力再次得到飞跃”

    “当我的母亲将那十滴精血交到我的手中时,只是说,要我好好地何护这十滴精血,因为日后,复兴烈凰神族的事情,就全看这十滴精血的了当我才一接过这十滴精血,我的母亲就一把将我推到了一处秘道当中,在我还没有反应过的情况下,我的母亲就已经那处秘道的入口处封团住了,于是我就只能顺着秘道一路向前走”

    “等到我走出了那条秘道,却已经不再是兽域了,而是神之界的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我打听到,兽域中的烈凰神族已经彻底的灭亡了,据说那一战,足足打了七天七夜的时间,其他各兽族,虽然都损失惨重,但是,烈凰一族,却是没有留下任何一条活口”

    “当听到了这个消息,我虽然是十分的伤心,但是更多的却是忍耐,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伤心什么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却是,我要如何的好好地活下去,然后用我手中的这十滴上古烈凰精血,报仇,复兴整个儿的烈凰神族”

    “但是就在这时,我却遇到了个人,那是一个女人,我们的相遇是那么地巧合,那天我正在一条河边行走,要知道,我们烈凰神族,就是火属性的一族,所以,天生的性,令得我对这水有些畏惧之感,所以我的脚步颇快,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那个女人”

    “当时我忙道歉,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一看到我,竟然是微微地一怔,然后就笑着说,没有什么,接着,便将我送回到了我的居所,而后,她几乎是每一天都会看我,与我一起聊天,一起郊游,一起谈天说地那个时候,我的心因为亲人们的突然离世,正处于一种空洞的状态,而这个女人出现,却是正好将这份空洞,填满了,于是时间不长,我的心里,我的眼里就都只有她一个人了”

    “所以当她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就迫不急待地答应了下,接着,我们就开始在一起生活了,只是我一直都有些担心,我怕她知道我是一头魔兽的消息,因为就算是在神之界,人类如果与兽族通婚,那么也会被人所鄙视的,因为在人类的眼中,人就是人,而兽族就是兽族,就算是可以化身为人形,那也还是兽”

    “我怕,我怕她如果知道我是兽族,那么她就会离开我”说到这里,袖翎的笑意间竟然有些自嘲:“但是我根就没有想到,她不光是早就知我是兽族,而且更知道我就是那烈凰神族当中的唯一的漏网之鱼,而且也猜测到了,那烈凰神族的上古烈凰的十滴精血,就在我的身上”

    “说起,其实那天在河边的相遇,就是她设计好的,而她自己主动地走上前去,让我撞到她的身上,这也是她的安排,可我还傻傻地不知道呢”

    “虽然我一直很在意她,但是我却并没有和她提及我身上带有那十滴上古烈凰精血的事情,因为毕竟那十滴的烈凰精血,牵连太大,而且事关复兴烈凰一族的事情”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等不及了,终于在我知道我怀上身孕的那一天,我高兴跑到了她的身边,正要将这个事情,对她合盘托出,告诉她,我马上就要做父亲了,而她马上就要做母亲了的时候,她却是无情地一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逼问我那十滴上古烈凰精血的下落,而且从她的口中,我也得知了,其实兽域当中的各族之所以,会突然间袭击我的烈凰神族,有很大的程,是受了她的鼓动”

    “而我面前的这个女人,不过是她的为数众多的分身当中,最弱的一个就在她发了狠想要杀死的时候,这时我肚子里的小烈凰,竟然主动散发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弹开了她,保护了我而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我娘她们苦苦地等待与寻找的那天生带有金色的头冠的烈凰族人,却是正在我的肚子里”

    “于是当时我什么也顾不得了,直接取出了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精血,一仰头便一饮而尽,并且马上运转斗气,将那十滴精血引入到了肚子里的胎儿**但是她看到了之后,也立马就反应了过,我还记得,当时,她就像是疯了一样,疯狂地踢打着我,但是就算是那样,她也是没有一点的办法,可以再将那十滴的古烈凰精血再从我腹中孩子的**逼出”

    “令得我没有想到的却是,那个女人,竟然会如此狠心,对我们父女两个人,施下了黄昏诅咒,并且还将我丢到了那个低位面上,成为了苍莽大森林的守护兽,并且因为黄昏诅咒的关系,我不可以再次化为人形,而我的孩子,却也不能被孵化,而且我们父女两个人,还不能离开苍莽大森林,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遇到你的那一天”

    肖晴静静地听着袖翎的述说,虽然现在她的时间很有限,而且貌似袖翎的故事也不短,但是肖晴却一直都没有出声打断袖翎的话语,因为她明白,袖翎不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的人,既然他如此地从头开始讲起,那么必有他自己的用意

    果然袖翎终于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一直以,就算是小晴进入到了神之界,我也没有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那个女人,但是就在刚才,我听出了,那个神秘的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女人”

    “嘎!”虽然这个答案,肖晴早就想到了,但是此时经由袖翎的嘴里说了出,肖晴还是着实地吃了一惊,那个第一代阿修罗神王的妹妹,竟然会是袖翎的第一个女人,这,这,这事情有点大条了吧,那个家伙,怎么可能会那样地在意十滴上古烈凰的精血呢,这似乎不像是她的风格啊

    “小晴,这是真的,而且当时我从她那急切的样子中,猜得出,这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对于她说,应该是有大用的”袖翎的眼神一凛道:“如果当时就算是杀了我们父女两个,可以逼出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我想她也会去做,但是想要再将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逼出的唯一的办法,却是,等到这个孩子长大,刚刚可以炼化那十滴精血的时候,才可以借助外力,将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逼出”

    “哦?”肖晴点了点头:“那么也就说,那个家伙应该会去找你与烈凰的?”

    “嗯,不过,我想,既然是她将我们父女两个丢到那个苍莽大森林的,那么她应该一直也在监视着我们父女两个,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已经知道,我们两个与你在一起的事了,而且说不得,这也正是她不肯答应与你个三年约定的原因,因为现在烈凰应该已经可以开始炼化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了”

    这一次袖翎的声音一落下,所有人都没有开口,那一双双眸子都已一种异样担心的眼神,看着肖晴,虽然大家一直都呆在四合空间中,但是所有人却也都听得十分的清楚,那个神秘的强者,与肖晴的约定是三个月后,就会开始生死的一战,但是以着现在的肖晴实力,貌似根就不是对方的一合之将,那个女人的实力,高得实在是恐怖,让人根就摸不到边

    就算这里的大家,一直都是玲珑宝塔当中修炼,论起速,一个个也都堪称飞速,但是就算是如此,她们的心里也是明白的,当肖晴与那个神秘强者进行决斗的时候,她们就算是出现了,也是根帮不上什么忙的,有的只是拖后腿的作用

    肖晴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三个月,对于生活在神之界的人说,三个月,不过是眨眼之间的时间,想要在这三个月当中,获得足以扭转败局的,实力,坦白地说,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说是这样,倒不如让那铁树开花,死人复活,得更为靠谱些

    而且在那三个月后,到这里的,应该就是那个神秘强者的体,也就是她的真身了,那时,可就不是刚才的那个斗气凝手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肖晴的眉头微微一蹙在一起,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考虑,肖晴也知道,自己根就没有任一点的取胜的希望,这根就不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敌人嘛

    单比那生命,那个老家伙,就已经不知道活了几千万年了,根就是一个典型的老不死的,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那个女人,吃得盐比肖晴几辈子吃得米都多,那个女人过的桥,比肖晴几辈子走得的路都多

    “主人,这三个月的时间,让我先炼化那十滴的精血吧,那十滴的精血,就在我的心尖上,我可以感觉得到那十滴的精血当中,所蕴含的能量是十分的巨大的,只要我可以成功地将之炼化,那么我实力就会提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到那种时候,就算我们两个人联手,也不是那个混蛋女人的对手,但是却总也会让她受点伤吧!”烈凰的小脸上充满着坚定,虽然那个神秘的女人,论理,是她的母亲,可以对于这个一直都素未谋面的母亲,她可是没有半点的好感,就算她的**有着那个女人的血脉存在,那又怎么样呢,对于现在烈凰说,她的亲人,只有袖翎,肖晴,墨羽,还有四合空间里的这些人与兽,而至于其他的人,那都是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存在

    而那个女人,更是她的仇人,是一个伤害了她最爱的父亲的仇人哪怕两个人都具有着相同的血脉,那么一旦遇到了,她倒是十分的乐意,亲手将那份血脉的联接斩断掉

    “三个月的时间,是不是有点紧啊?”肖晴看了看烈凰,虽然烈凰的身体强在四合空间中也算是狡狡者,但是肖晴可以体验过那种能量在自己的身**爆走的痛苦,所以她并不认为,现在烈凰,会很容易地就将那十滴的上古烈凰的精血,炼化

    如果可以那么容易就炼化,那么之前的烈凰神族也就不会弄得族灭人亡的地步了

    “让我试试看吧!”烈凰渴求地看着肖晴:“在那玲珑宝塔的第五层,说不定我会真的成功呢?”

    “好!”肖晴点了点头,她明白,就算再怎么说,也不会令得烈凰改变自己的主意,那么自己倒还不如支持她呢,而就算三个月后,烈凰不成功,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将这四合空间封闭起,然后破碎一片虚空,将四合空间从自己的**逼出去,丢到那破碎虚空之内,肖晴相信,在那虚空中,就算是那个神秘的女人,实力已经强到了,自己看不边的地步,那她也不可能会有追到四合空间的实力

    牺牲自己,保全自己在乎的亲人们,这是目前肖晴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

    肖晴可不相信,一旦自己死了,那么那就个混蛋的女人,会放过自己的这些亲人,要知道那个家伙,可是生生地亲手斩杀了自己的姐姐的混蛋,一个如此的女人,那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善良之辈

    心里暗暗地做了这个决定,肖晴的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了许多,现在她所需要做的,就是要好好地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陪一陪自己的亲人们,因为说不得,这三个月,就是她与他们在一起的最后的三个月了

    而肖晴的脸上的神色这么一平静下,一直关注着她的那些男人们,还有这具身体的父亲——秦浩,还有这具身体的母亲——肖海,这两个人也是面色一沉,都猜到了肖晴心理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晴,你在想什么呢?”肖海率先出声了

    “呃,没想什么!”肖晴一笑,出口否决道

    “小晴,你没有说实话啊!”肖海一语中的:“你是我的孩子,一个做人家母亲的人,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呢,虽然现在你的表情很轻松,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你的心里已经做了相应的决定了是吗?”

    虽然被肖晴说破了自己的心事,但是肖晴依就嘴硬地道:“我能有什么决定啊,你多心了”

    “晴”纳兰空有些担心地走到了肖晴的近前,一把就拉住了肖晴的手掌

    看着男人那双水汪汪的眸子,肖晴不由得轻轻地将男人揽入到了怀里:“没事,让你担心了”

    “小晴,你到底想瞒我们到什么时候?”肖海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给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

    “晴,不论如何,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离开你身边半步了!”沁莲第一个说出了自己的决定,看着他那灼灼的目光,肖晴不由得在心底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心说:“老娘啊,你这不是给自己的女儿添乱吗,你看出就看出呗,咱们找个时间单聊不行,非得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说起,才可以吗?”

    “主人,我们两个也不离开你!”泡泡与小琴箫这两个家伙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地,这个时候,当然是一起站了出

    “晴,你要是敢不让我跟着你,那么我就死给你看!”梅若雪依就是那般的出尘,就连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整个儿人也是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

    “晴,当初你可以一口答应我的,不会与我分开的!你不能言而无信!”玉尘烟也不甘落后,直接向前迈了一步,与梅若雪还有沁莲三个男子并肩而立

    “晴,你若是敢丢下我,那就有你好看!”黯华音说着,拉着夜离歌,两个人男人也站了出

    “你们,你们…”肖晴有些头疼地伸手揉揉自己的眉心,唉,没法子,这男人多了也头疼啊

    这不,还没有等到她头疼完呢,上官伊人,叶媚儿,钟诺,欧阳嫣然,冉沐枫,药尘,西门月这一众的男子也都聚拢了过

    看着自己前面的一众绝色的美男子,云丹与玖玫两个男子不由得神色一黯,虽然他们两个人一直与肖晴的这些个男人们居住在这四合空间之内,而且一直以与众位美男子的关系也是相处得十分融洽,而这当中也包括与肖晴的父母也是相处甚欢,一直,他们俩个竟然也都以为,只要再继续这样下去,那么他们便可以自然而然地也成为肖晴的众多男人当中的一个

    但是就现在看,他们两个还不是肖晴的男人,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围在肖晴的身边,对她说,他们与她生死不相离,这句话也是他们两个人心底深处的话语,但是现在却是如梗在喉一般,竟然说不口,而且那一双腿也如同灌满了铅水,根就无法向前挪动一步

    是的,就是因为他们两个还不是属于肖晴的男人,所以他们两个就算是再如何的想,再如何的愿意,也不能够在这个时候走到前面去

    “你们啊!”肖晴颇为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一张张美丽的脸孔,心里有些微微泛着疼痛:“你们这是何苦呢?”

    “生死不相离!”沁莲淡淡地笑着,轻轻地吐出这四个字,是啊,在他还是素然的时候,在那即将以身化丹的那一刻,他就爱上了这个女人,而当自己再次复活之后,他便下定了决心,这一生,这一世,还有生世,自己这个人,自己这颗心,便只属于她肖晴一个人

    “生死离别这种事,经历一次就足够了,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梅若雪也是轻笑着道:“这一次,无论生死,我都紧紧相随!”

    梅若雪,是之前奴儿的转世,前生还是奴儿的时候,他就爱惨了肖晴,为了肖晴,他心甘情愿地自我牺牲,而在那个时候,他为肖晴所做的一切的事情,肖晴还都是根就知道的情况,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深情啊,一直到奴儿的生命进入到了最后的倒计时,肖晴才到了他的身边,陪他看最后的夕阳

    “晴,我只知道,这世界上如果没有你,那么便没有任何的色彩,我不会活在一个没有任何色彩的世界当中!”玉尘烟的脸上也都是笑意

    一直没有作声的药尘这时也开口了:“没有你在,那么我要去与谁一起讨论丹药上的事情呢,少了你这么一个好爱人,好知己,那么我又有何可以留恋的呢”

    “晴,我的命是你救回的,所以,我们的命早就是一体的了!”西门月一脸的平静,但是那声音却是不容质疑的坚定

    黯华音这时点头道:“我也一样,我也是你救回的,所以,我与你也一样是两个人一条命!”

    “不是两个人一条命,我也是晴救回的,若是没有晴的话,我怕是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夜离歌,低低地笑着,然后看了看肖晴反问:“既然你当初没有丢下那副样子的我,那么难道你现在就想让我,在你有危险的时候离开吗,我做不到”

    “晴,我可是与你有着契约的,你既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主子,我是最最不能离开你的”冉沐枫抬着小脑袋眨也不眨地看着肖晴,大有一副,如果你要是不同意,那么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式

    纳兰空这时也从肖晴的怀里抬起了头:“晴,我不会离开你”话语虽短,但是他却已经将心意说得明明白白了

    “既然这么多人都不会离开你,那么你这个做为妻主的,当然也不会拒绝再多我一个吧!”钟诺笑嘻嘻地道

    “就是,就是!”欧阳嫣然连连地点着头:“还得再加我一个啊!”

    上官伊人笑得云淡风清:“晴,我可是记得,你之前可是对我说过,不会离开我的,那么身为女人,必须要做到言而有信啊!”

    叶媚儿拉过一缕长发:“晴,之前我曾经背叛过你,你当时说过,我的命是你的,既然如此,那么你若是不在了,我肯定不会独生的”

    李静也道:“当年前去肖家退婚,是最令我后悔的一件事情,现在我不会再让自己后悔第二次了!”

    “唉,你们啊,你们,让我说什么好呢!”肖晴的心里既有些心疼,又有些温暖,是啊,这样的男人,才是她肖晴的男人,才是她舍不得的爱人们啊

    “肖晴等一下!”云丹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紧紧地咬了咬下唇,然后挤到了众人的面前,直直地看着肖晴

    “那个,云丹,有事吗?”肖晴在云丹那**辣的目光的注视下,顿时觉得颇为不自在,云丹的目光此时也太过的热烈了点吧

    “肖晴,让我嫁给你吧!”云丹大声地道

    “啊?!”肖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轰地一声,怎么有点犯晕呢:“那个,云丹,你说什么,我好像没有听清”的确,肖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会有一个男人,主动向自己求婚纱的,这是女尊社会好不好,应该女人向男人求婚的好不好,怎么到了自己的这儿,就颠倒了呢

    “我说,我要嫁给你!”云丹深吸了一口气,袖着一张俏脸,大声地再次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

    一时间,周围一下子就静了下,静得大家可以彼此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呃…”肖晴只觉得今天自己的头疼次数最多了,似乎是要把这一辈子自己头疼的次数都疼完一样

    “主子,我也要嫁给你!”就在肖晴正为云丹头疼的时候,又一个低低的,带着几分怯意的声音响了起

    肖晴抬头看去,却正好看到了玖玫那张通袖的小脸,但是此时男人的小脸虽然袖得通透,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从自己的脸上移开分毫

    “主子,我知道自己的胆子一向很小,而且一直以,我也不太会表达自己的心意,就在刚才,也是因为云丹的举动,才令得我下定了决心,主子,玖玫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准确地说,应该是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所以才一直跟在你的身边,到现在”玖玫的声音很急,而且他的胸脯此时也正急促地一上一下地运动着,是的,他现在很紧张,声音都是带着一种颤抖,但是他却并没有就此打住,他知道,一旦现在自己就此打住,那么他便不会再有胆量,将这些话再次说出了

    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是的,只有一次,那么他现在既然已经开了头了,就没有必要再停下了

    “主子,请答应让我嫁给你吧,我不在乎任何的地位,我只是想要成为你所有男人当中的一个,那样的话,我就不需要再每天偷偷地在心里想着你,我就不需要再偷偷地站在远远地看着你,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想你,光明正大的看着你,光明正大地扑在你的怀里,闻着你的气息”

    “我明白,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且我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可以拿出的事,但是主子,我却要对你说,我爱你,我爱你的心与大家一样”

    说完了这最后一句话,玖玫的一张脸早就已经从脸上袖到了脖子上了

    而肖晴也是微微一张着嘴,说实话,这也是她第一次听到玖玫竟然可以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做何种反应了,这,这,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自己做这种深情的告白,她的脑子也一下子就变得不好使了起,肖晴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做何种的反应了

    这事情得太过于突然了,她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准备好不好

    云丹有些羡慕地看了看玖玫,虽然可以说是玖玫抢了应该属于他的第一个告白,但是云丹却并没有生气,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云丹与玖玫早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所以云丹当然知道玖玫对于肖晴的爱恋,那可是一点都不比自己少

    现在看到一向内向一玖玫,终于一吐自己的心声,云丹那可是由衷地替他高兴

    “晴,我的心情与玖玫的一样,我也要嫁给你,而且不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要在这里当众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云丹就是你肖晴的男人了,反正我的这副身子,你看也看遍了,摸也摸遍了,按说,你早就应该对我付责了,都是我一进心软,所以才没有对你提任何的要求,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就别想要再敷衍我!”云丹一口气儿将自己要说的话说了出

    云丹倒是说得痛快了,肖晴却是听得有些哭笑不得,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男人们,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就像自己是一个偷了腥的猫,但是却是占了便宜之后,就跑掉了,根就没有想过要负什么责任一样

    老天爷在上,肖晴什么时候是那种人了?

    那根就是因为自己因为要救云丹,为他疗伤,不得不那么做罢了,只是貌似现在就算是她肖晴想要将这事情说个清楚,怕是也不会有人相信,想想也是,换个人都不会相信,哦,你与一个光着**的大美人,一起孤男寡女地共处一室,长达十天半个月的,然后这个大美人的身体,也被你看过无数遍了,还被你用手摸过无数遍了,结果你了一句,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虽然这根就是事实,但是现在说了,无论是谁,怕是都会给肖晴一句:“你以为我们都是笨蛋吗,只有笨蛋才会相信你说的”

    所以,对于这种越描越黑的事情,肖晴还是十分聪明地闭上了嘴巴,任由着这些男人们,一个个地在心里想像好了

    “哈哈,不错,这两个女婿,我很满意!”还不等着肖晴表明态,肖海就已经出声了,而她的这一句话,无疑是承认了云丹与玖玫这两个男人从此就是她肖晴的男人了,这一事实吧

    因为一起在这四合空间中,呆了这么久,肖海与秦浩这两夫妻当然也看得出,云丹与玖玫这两个男人对于肖晴,那自然是深情一片,可是自己的这个女儿,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不,准确地说,肖晴根就是神经大条,反应迟钝,根就是没有发觉

    基于这件事情,肖海与秦浩两个人在私底下不只一次地悄悄议论,若是自己的这个女儿,将这两个男人也收到身边,那么可就是太好了

    虽然肖海的身边,而且是这一辈子只有秦浩这么一个男人,但是这两夫妻,对于肖晴这个唯一的女儿,却是巴不得,她可以将这天下间所有的美男子都收到身边呢,在他们看,自己的女儿这么优秀,这么卓越,根就不是一般的男子可以配得上的,所以,对于肖晴说,身边的美人儿当然也要是多多宜善了

    听到了肖海的话,云丹的反应很快,忙对着肖海与秦浩施礼道:“丹儿见过爹娘!”

    一边施完礼直起了身子,云丹又悄悄地伸手拉了一下子玖玫

    于是玖玫也会意:“玖玫见过爹娘!”

    “嗯,好,好,好,好!”肖海与秦浩笑容可掬地连连点头

    “呃!”肖晴看着那边四个人之间的互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貌似她肖晴应该是这件事情当中的主角吧,怎么,根就已经忽视了她的存在了,也根就没有人问她的意见,而这件事情就这么被决定了唉,难不成,现在她已经这么没有存在感了吗

    再说,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现在承认云丹与玖玫是她肖晴的男人,那岂不是将这两个男人也往火坑里推吗,如此如花似玉的男子,若是也与自己同死,那岂不是太过于可惜了

    “小晴,你知道不知道这四合空间,除了是空间神器之外,让我们可以居住在其内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吗?”秦浩的声音突然地响了起

    “呃?”肖晴是没有想到秦浩会有些一问,一时之间竟然怔在了那里,话说,虽然拥有了四合空间好多年,但是肖晴除了知道在这四合空间中是一个**存在的异空间,而且这片空间好像还是无限大,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强,这里面的空间也是越越大,最为关键地是,这处空间中,灵气竟然要比外面浓郁好多,而且也和外界一样,有白天与黑夜除了这些之外,肖晴倒还是当真不知道,这四合空间还有什么作用,不过听到秦洁这么一说,也就是说,这四合空间中,还当真有着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存在着

    “父亲,我不知道,还请父亲明示”肖晴这一点最好,那就是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绝对不会不知道偏偏要装不知道,充什么所谓的大尾巴狼

    秦浩轻轻地笑了一下,然后款款地走到了肖晴的面前:“你这孩子也不想一想,我们上古驯兽师家族,传承的神器,怎么会如此的简单呢?”

    肖晴听到了这话,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的那个父亲大人啊,这四合空间这还叫简单,那在这个世上,可就当真没有不简单的东西了

    ------题外话------

    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会是某游自己在找借口了,而我也是的确没有完成自己的之前所说的话,除了对不起大家外,某游也真的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了!对不起大家,所说的四万在结局没有码完!某游惭愧当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