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层梦塔

作者:众生皆苦派大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很不对。

    周遭风雪已经停歇, 盛鸣瑶惘然地抬起头, 身后传来了数匹烈马向前飞奔嘶鸣之声。

    她愣愣地转过头, 只见一群白烟所化成的骏马逆着雪,如风般向她涌来。

    这群马在崩腾而过盛鸣瑶的身边时, 放满了速度,为首的那一匹甚至停下了脚步,拱了拱她的胳膊,才再次向前奔去。

    盛鸣瑶摸了摸心口,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她低下头怔怔地看着散落一地的枯木,恍然之中,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是什么呢?

    在盛鸣瑶得出答案之前, 她已经蹲下身,伸手一根一根地捡起那些枯木,细细拭去了上面的尘土。

    神使鬼差, 盛鸣瑶竟舍不得将其放入芥子戒, 而是将其抱在了怀中。

    这样的情感来的奇怪又突然, 可盛鸣瑶竟然也意外地不抗拒。

    她凝视怀中的枯木许久, 索性将其抱在怀里,朝山脉之下走去。

    从始至终,不仅没有遇见偷袭她的修士, 连秘境中肆虐横行的妖物都不曾见到。

    就像是此间万物以她为王,再也舍不得伤她分毫。

    一路上,盛鸣瑶的鼻尖依稀能够嗅到一股极其熟悉的木质清香, 身旁又刮过了一阵风,欲盖弥彰地要将最后一点香气吹散。

    本来,这香气很快就会消散。

    不过现在反而让盛鸣瑶记住了这味道,若有若无,钻入了她的心底。

    ……

    “阿鸣!这边!”

    阮绵是最先见到盛鸣瑶从秘境中出来的人,她兴高采烈冲着盛鸣瑶挥手,顿时,大荒宫的所有人都围了上去。

    秘境尚未结束,盛鸣瑶是第一个从秘境中出来的人,难免会引起旁人注意。

    “怎么样?没受伤吧?”锦沅紧张地打量着盛鸣瑶。

    盛鸣瑶摇摇头,对着锦沅安抚一笑:“没有。”

    她心中总是空落落的,却又根本想不起自己忘记了什么,根本不想在秘境多呆,于是便直接选择了退出秘境。

    田虚夜也已走到了盛鸣瑶的身边,为她挡住了旁人窥觊好奇的目光,摸摸胡子:“行了,阿鸣先随我回去休息。”说完这句话后,他对着汲南略一点头:“若是寄鸿出来了,你便让他来寻我就是。”眼神交错间,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

    盛鸣瑶明显魂不守舍,这番姿态若是由旁人做出还算正常,然而盛鸣瑶是个什么性子,田虚夜还能不知道吗?

    果敢且坚定,就像是刚出世的宝剑,锋芒毕露之时,日月也不敢与之争辉。

    能让盛鸣瑶露出脆弱茫然的神情,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

    田虚夜表面笑得云淡风轻,心中已经将所有的可能性都罗列了一遍。

    乐氏秘境很大,前来参与此次秘境的弟子也算不上多,稍微一想都能推断出一些人来。

    首先排除般若仙府,他们大抵是由于之前万道会武的魔气一事,根本没有派弟子前来乐氏秘境。

    那么剩下的,有能力与盛鸣瑶一较高低的人,就只有出自纯戴剑宗、点月楼、还有长乐派了。

    无论是谁,如果真的是欺负了他的宝贝徒弟,田虚夜势必扒下他们一层皮来。

    他心中思虑良多,甚至已经将酷刑都过了一遍,面上却半点不显。

    在与盛鸣瑶一道回到大荒宫落脚的住处后,田虚夜刚思索着打算开口,不等他说完,反倒被被盛鸣瑶抢了先。

    “师父,你可还记得,这柄剑……”盛鸣瑶目光在剑身流连,声音满是疑惑,“它叫什么名字?”

    “它名为‘游龙’啊。”田虚夜奇怪道,“这不是你亲手得到的宝物么?”

    是这样吗?是我亲手得到的?

    盛鸣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怎么也想不起问题出在何处。

    田虚夜只以为是盛鸣瑶随口一问,没将这个放在心上,又换了话题:“你此次去乐氏秘境,可有收获?你这么快出来,难道是被人欺负了?”

    “没人欺负徒儿。”盛鸣瑶摇摇头,“至于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我也有些记不清楚了。”她想了想当时的心情,不自觉地皱眉,“当时我竟是一点也不想留下了,于是便离开了秘境。”

    不知为何,盛鸣瑶下意识忽略了那堆枯木枝的事。

    依照自己的印象,盛鸣瑶将在秘境所获得的一切给田虚夜描述了一遍,时不时从储物戒中拿出那些战利品,田虚夜抚须,笑着点评了几句。

    一时间,室内的气氛轻松惬意。

    直到盛鸣瑶拿出了那朵青莲花。

    “这是弟子打败了一个三阶狼妖后所得,我记得秋萱师姐说过,以前有个失去理智的狼妖总是欺负……”

    盛鸣瑶的话,在目光落在青莲花上时,猛然停住。

    这朵被分得乱七八糟的青莲花像是打开记忆闸门的钥匙,盛鸣瑶脑子‘嗡’得一下炸开。

    在混沌而模糊的记忆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快得像是从天空中坠落下的星光,连尾巴上的余温都难以抓住。

    田虚夜以为是她刚从秘境出来,身体疲惫倒也正常,因此不再多说,留下了些东西,便让她好生休息。

    在送走了田虚夜后,盛鸣瑶在房间内,先是打算入定,却不知为何,怎么也无法平心静气。

    到底是缺了什么呢?

    盛鸣瑶想了许久,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

    乐氏秘境开启时轰轰烈烈,结束时也同样是名门齐聚。

    有的小门派弟子有所损伤,有的修士彼此之间在秘境中有所摩擦,结仇结怨,待彼此出了秘境,自然也要有一番了结。

    这都是修仙界中的常态,万幸大荒宫出去的那几位几乎都是与人为善的性格,没什么损,也让盛鸣瑶松了口气。

    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那股怅然若失之感越发浓厚了。

    盛鸣瑶几乎敢确定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事,却无论如何也难以记起缘由。

    不过在离开乐氏之时,她再次见到了滕当渊。

    这位剑修得到了乐氏秘境中七大秘宝之一的双极冥丝,若能缠绕在剑鞘之上,势必又将为他的剑意增添威势。

    这一次见他过来,盛鸣瑶倒也没有躲避,在别的门派的弟子八卦的眼神中,开口与滕当渊玩笑。

    “你这样找我,不怕被人闲话?”

    滕当渊顿了顿,下颌紧绷:“可是有人在背后非议?”说完这句话,他停住脚步,眼神往身后扫去,顿时骇得好些人低下头,根本不敢靠近。

    盛鸣瑶失笑:“我就这么一提而已,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两人交谈了一番关于乐氏秘境中的见闻。

    原来滕当渊一入秘境,就是在汪洋大海中的孤岛之上,费了不少功夫才斩杀了看押宝物的妖兽。

    这样一来,滕当渊也没机会遇见什么那些以夺宝为爱好的修士,没有与别的门派起什么争执,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因祸得福。

    嘴上这么说,不过盛鸣瑶心中明白,哪怕滕当渊当真与人起了争执,受伤的也绝不会是他就对了。

    “你去了何处?”滕当渊侧过脸,询问道,“听人说,你很早就离了秘境,可有受伤?”

    纯戴剑宗与大荒宫曾有过一次短暂的会面,时间太短,也不过是冲和子与田虚夜略说了几句话,滕当渊也不好出头直言。

    不过借着那次机会,站在人群前端的滕当渊正大光明地将盛鸣瑶打量了一边。

    他见盛鸣瑶跟在田虚夜身后,神情肆意,纵有些许倦色也不掩其明媚张扬,已经稍稍放下心来。

    “没有,滕师兄不必担心。”盛鸣瑶轻描淡写地带过自己出了秘境后茫然无望的心情,又问道,“之前听闻,似乎是般若仙府有人要来?”

    两人说这话,已经到了大荒宫的住处。

    “为了九层梦塔。”

    滕当渊想起这件事,眉头皱起:“九层梦塔许久未开,无论我们还是魔族,均虎视眈眈。”

    “如今传来消息,说那九层梦塔外,只剩下最后一层薄雾了。”

    梦塔开,天下乱。

    这是所有有些阅历的修真者心知肚明的事情。

    盛鸣瑶如今也并非当初那个仅仅有满腔热血,不惜撞得头破血流也要试探天有多高的家伙了,她也早已有了羁绊——

    ……羁绊?

    盛鸣瑶一愣,怎么也想不出后文?

    在送走了滕当渊后,登上自家飞舟金步摇的盛鸣瑶仍在茫然。

    她敢确定自己忘记了什么事,却又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是遗忘了什么。

    ……

    日复一日,去年的雪已经永久地停留,春日的阳光落进了大荒宫中,连带着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

    先是般若仙府起了些许动乱,听说又与魔气有关,最后是玄宁出面,才将其摆平。

    哦,到是听说有一位长老在动乱中不幸仙逝,不过盛鸣瑶再不在意就是了。

    还有就是听说凡尘界出了很多些灾祸,南边大旱,北边又发起了洪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原地区的灾祸也不少。

    众所周知,距离大荒宫最近的就是林镇,盛鸣瑶还随着同门下山,给林镇里的居民送了许多东西,又帮他们重新立起了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得残破的屋舍。

    归来后,盛鸣瑶不知为何,无法入定。

    在窗外的月色照映进屋内时,盛鸣瑶本想起身去洞府外转转,却在路过桌旁时,猛然停下了脚步。

    春日夜中,有一片月色,照射在了她屋内桌上的那堆从乐氏秘境捡来的枯木上,这枯木倒也奇怪,竟是将月色反射在了清明镜中。

    清明镜,顾名思义,传说中是一扇可以显露出万物真容的镜子。

    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盛鸣瑶脑内一闪而过,而这一次,她却死死抓住了那东西的尾巴。

    记忆的闸门轰然炸开,无数过去的回忆、另一时空的真容、甚至是千奇百怪的事情在盛鸣瑶脑内席卷而来,快得让人来不及分辨。

    细碎的回忆如同夹杂在风中的低语,在钻入了旁观者的耳畔后,很快就会缠绕在她的心头。。

    身旁分明是空无一物,然而无形之中却形成了一个以她为中心的漩涡,风声在此刻逆流而上。

    时空回环,无数的景象于盛鸣瑶脑海中显现。

    自从盛鸣瑶在灵戈山巅之上一跃而下后,她已经许久许久未曾想起这个时空原本的故事进程了。

    眼下,独立于时空漩涡之中,她窥伺到了所有‘本应该’发生的一切。

    大荒宫身为妖族会被天道作为祭品,而窥伺天机的田虚夜并不甘心如此,因此在魔界来犯时,与其他长老联手,拼死反抗——

    在那个时空,许多盛鸣瑶熟识之人都没有了踪影。

    不仅如此,就连大荒宫脚下的林镇也会在祸月掀起的一场浩劫中,被洪水湮灭,连带着死伤无数,甚至会牵连起纯戴剑宗与大荒宫的旧怨。

    其余剩下的门派太过纷杂,这一类的景象环绕在盛鸣瑶的身侧,那群几乎辨不清面容的普通人在画面中尖叫哭泣。

    这一切的画面皆是无声无息,沉寂得不值一提。

    盛鸣瑶看明白了。

    怪不得虽然名义上为‘凡尘界’,天道却没有彻底将凡尘与修仙之人隔绝开。

    天道在以他们为养分,它迫不及待地让修仙之人汲取凡尘中的汽运,又将其转化为养分,最后化为己用。

    至于那些一次又一次,胆敢反抗天道的人皆化为灵体,被彻底地隔绝在此方世界之外,再也无人会记得他们姓名。

    在磅礴浩瀚、不可违逆的天道面前,凡人的悲欢离合是那般渺小,渺小的近乎于愚蠢和可笑。

    然而盛鸣瑶不知为何,却半点移不开眼。

    她的眼神紧紧地锁在那一个个面容模糊,却分外鲜活生动的小人物上,似乎有什么情感在与之一道复苏。

    在一片无声的喧嚣中,突兀地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是苍柏。

    盛鸣瑶看到了他的曾经。

    苍柏被乐氏族人骗入了血阵,他的右眼被乐氏族人剜去,龙骨也被他们毫不留情的抽离身体,这群人不顾曾经对他们施加恩惠的龙在血池中痛苦的嘶吼,他们的眼中闪着贪婪癫狂的光芒,又生生撕扯下数片龙鳞,几乎要将龙血抽干——

    这可是龙啊!

    哪怕曾经高高在上、俯瞰众人的龙,落到如此地步,还不任由我们宰割!

    盛鸣瑶看见,苍柏被放置在了血池中央。

    莹白色的龙尾无力地垂在了池底,熠熠生辉的金色眼瞳一只变得黯淡无光,另一只早已被人剜去,只剩下缺失的空洞。

    乐氏一族的疯狂足以令所有目睹这一切的生灵胆寒,可偏偏他们有族人在做完了这一切后竟然飞升,与天道相融,又将苍柏的龙骨掩埋在了灵戈山巅之下,形成了阵法,汲取苍生之灵力,以供己身之驱使。

    不止如此,龙族的骨、血,尽数被抛散在这片大陆上,作为无穷无尽的养分,甚至以他们为威慑,禁锢住了修士的修为,这才是修士们筑基容易,往上却难的缘由所在。

    桩桩件件,他们的行径堪比最阴冷的地狱厉鬼,令所有的知情人发指。

    所以曾经的苍柏才会那么讨厌人类,他的厌恶的根源,来自于曾被背叛的恐惧。

    ……

    盛鸣瑶缓缓抬起眼。

    窗外的月色不变,有幸投射进屋内的月光仍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对着温和的月色,盛鸣瑶忽而想起,苍柏说她是月亮,是独一无二的。

    同样的,月亮布满人间尘世,也只能找到一个苍柏。

    盛鸣瑶唇角上扬,她将目光移到了清明镜中,只见自己的容貌清晰无比地在其中呈现,完美到没有分毫瑕疵。

    并非如此。

    一直以来,天道表现得都在刻意的淡化盛鸣瑶对原书的记忆,盛鸣瑶也都有所防备,因此故意在万道会武赢了朝婉清,自以为已经险胜一招。

    她错了。

    天道的目标远非如此,而是刻意地在淡化盛鸣瑶关于‘现代’的那部分记忆。

    它也差一点就成功了。

    盛鸣瑶一手抵住下巴,像是在仔细欣赏自己的容颜,一手顺着面颊的轮廓缓缓上移,指腹轻地划过了这张完美无缺的面容,却在左眼眼尾处重重一划!

    刹那间,眼尾处有鲜血流出,起先是一滴,而后又涌出了许多,直见原本无暇的面容都变得阴森,如果不看盛鸣瑶的眼睛,她现在的形象就如同地狱中索命的厉鬼一样恐怖。

    偏偏是这双眼睛,偏偏是她眉宇间的锋利狂妄,燃烧着尘世间的一切不公,破除了所有忍气吞声的妥协,能令所有活在地狱中的阴鬼胆战心惊。

    “天道,你是天道吧?”盛鸣瑶低着头把玩着钗环,对着镜子笑了起来,“我在这儿说话,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

    “听见也好,听不见也罢,我都要说。”

    椅子刺耳的拖拉声在夜中响起,张牙舞爪地要撕开一切不可见的昏暗。

    “不公正,不宽和。不辨是非,不听曲直,不以众生之道为道,却孤自立于万千苍生之上,享其供奉——”

    盛鸣瑶站起身,打开了窗户,风声呼啸而往,像是有知觉地将这个盛装绝色的女子紧紧缠住,可她半点也不害怕,甚至有空扬起了一个笑容。

    一个极为挑衅的笑容。

    “天道,你-他-娘的可真是个垃圾。”

    就在这句话音落下的时刻,天地瞬间变色,滚滚乌云凝聚,四方巨响,竟是想要将天地砸出个窟窿!

    与此同时。

    一直拦在九层梦塔前的薄雾,终于消散。

    作者有话要说: 阿鸣:是我老实太久了,居然又敢爬到我头上了感谢在2020-06-12 16:31:08~2020-06-14 22:5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知火 4个;欢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赤色招财猫 10瓶;42882572 5瓶;小桔 3瓶;TingChen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